亚博APP

《猴子·罗汉池》精选辑评论:●讨厌《猴子》,《罗汉池》竟然有汪曾祺风味~●1.人与猴子的区别在于,人要掌控自己的情感传达和性欲表达意见,无论顺利与否以后再度涌起密云(因为各种现实的和幻想的问题;2.期冀与重生,猴子的本能获释与人的抗拒,少年的温柔与成年的不得已,世俗表达意见与宗教关怀等几组对照构成的张力,以及陌生化的细节刻画,恰到好处地张开读者的心弦:明明没大悲大痛的情感、大起大伏的情节,却使人不心态地陷于小说所营造的思念境遇,终无法释怀――这些都表明了作者对语言技巧和故事情节结构所花费的森严心思,或者说这种功底于是以突显了作者的才华。●这小说竟然有一种电影感觉,闽南语进小说是第一次读书,作者文字功力有趣。

而罗汉池相比猴子,我指出是俗套了一些,但是一种李碧华感的俗套。●收录《猴子》的两篇都太好了:《雨》把情窦初开的阴暗感觉氤氲于雨中,结尾只歧义一句“大雨了”之后意境仅有出有;同名篇目《猴子》则采行了更加保守的态度,从《雨》的恋爱阴暗中大胆走进,迈进青春必经之路的生理与心理双重意义上的茁壮。

《罗汉池》看样子是想要传达有可能更加深刻印象的主题,但我未能太直观地感受到,罗汉池特别是在像一个被故意虚构出来的世界,总带着不能助长的距离感。●讨厌《雨》和《猴子》这两篇,挖出内心不为人知情感的同时在文字的把控上又既具备技巧性。●《雨》过于习作了。

《猴子》精彩,结局一度想要给四星,但是参见作者自己的创作讲反而看来作气。梁姑娘明明说道“我讨厌的是你”,创作讲反而说道讨厌的是自己的死党。

推倒宁愿是青春的兵荒马乱,而不是创作讲里的粗浅关系。《罗汉池》三篇也过于习作,人物与《猴子》的设置十分类似于。额沮丧。

●902两个故事,七个中篇,罗汉池特别是在讲究。三层描述,交错连贯,方言文学创作,色彩浓厚。文字极为抗拒,青春的爱人和意欲,受困与顿,从男生到男人,从少年到中年,内心的纠结写出的很好。惜的是女人与故事的关联,除了可爱别无其他,可爱本身就是故事,所以这种懵懂的未得应当有很多男性读者不会回响,而文学创作视角导致的女性悲剧,更好的是符号化的植入,有些失望。

●不得上告语言功底,奇特平白直白的用词实为精心抛光,寥寥几语抓获之精准,在大幅被节省的从头至尾空间里,藏匿着更好残忍悲凉的现实,因此篇幅虽短,故事情节密度却极高,也很更容易让人增生其中。「猴子」清面上书写的是眷村青春物语,暗里却涌动着如黑夜一般漫长的蚀骨寂寞,最后都要道别,“猴子”作为所有人困兽犹斗的内心感应,在暗夜里悲惨决绝地叫唤,观字如言,可不林心如。

「罗汉池」使用大量台湾方言,荡漾着尘世的寒冷,而最后无缘回头的正是逃不过劫数,时间被拉链在代际间的命运来世,以后法相肃穆的佛像终使已完成,才忘了却尘缘。●不要脸的说一句 我的文风车祸的跟他很相近 我是第二十三个读过的嘻嘻嘻●不告诉怎么,读书《孤独的游戏》时候实在“袁哲生也没很得意嘛就普通较好啦”,读书这一本却全程实在得意得真是,恨不得扯侯孝贤陈英雄阿彼察邦一起来拍电影他写出的这些故事。

所以袁哲生究竟是得意还是不得意……陷于了深深的疑惑(和或者必须轻声另外几本的猜测)……《猴子·罗汉池》读后感(一):一點兒感觉在「計算機網絡」這門課的課堂上翻開這本書後之后停不下來,只想一口氣讀至末頁。下課後回头到樓底下,驚訝的發現,大雨了。

可我沒帶傘。還好,雨勢并不大,之后淋著往食堂回头了。

亚博APP

因《孤独的遊戲》一書,對袁哲生的文字很有感覺,可過了好久才來讀他的這份作品。察覺到文字將与「愛情」有關時,腦海浬閃過元好問的那句“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好吧,我沒有看此書的簡介就開始翻開書頁往下讀了。

如書裡所說,「宗教」与「愛情」,一個「降生」,一個「入世」,但他們也可以產生關聯,即宗教可以像愛情一般深情,愛情也可以像宗教一般無私。此書閱畢,有點兒驚訝,為什麼小說裡的人物設定……相近度有點兒低,有個女孩子,女孩子有個媽媽,有個男孩子,男孩子有個兄弟……諸如此類,一如套路简化了似的。啊袁哲生的文字,有一種能讓我安靜下來的力量,字裡行間我願意一字一句去讀的那種力量,那種由細膩和脆弱而生子的力量,就像當初讀三島的《金閣寺》時,也是這種力量在牽引著更有看似我,一步一步走進三島的文學世界。

這份短評發佈之時,窗外的雨,還在下著。《猴子·罗汉池》读后感(二):车站在被半透明玻璃阻隔的角落里收到绝望的手语“故事情节者‘我’就车站在这个被半透明玻璃的角落里收到绝望的手语,当然,没听者。”代序里谈,袁哲生用词经济。无论“父亲说道我擅长于等候”还是“我看到自己缩成一团青色的淡影扁扁地推倒在马桶上”都有很多隐而不谈,很多很多轨迹不可见,读书来感觉不一定能写道心坎上。

直到意识到这种叙述抽离主体、作为事件之外第三者的视角,才明白这是最本质的伤痛。我实在,并非“作者不去僭越角色而收到自己的声音”,而是作者有过于多“看起来各自心中隐私,令人喜欢,很差光天化日讲”的心绪,所以让人物替他倾听,就算是这样让角色倾听的形式,也依然无法祈使伤痛,只是用无数闷闷的镜头包含的隐语,做到最镇抚的传达。也于是以因为镇抚,以至于更容易被忽视,正如再次发生在生活中的绝望一样。如果没亲历无法祈使的孤独感,那么排练太久的假装跌倒好像知道不会膝盖痛、想象了很久的红眠床为什么没做到出来赠送给小月娘……这些都会有点深奥,像对话框经常出现了对方正在输出中而后又消失了。

最后刷到作者写出在文学创作回忆起中的这一句,我才意识到,一切轻描淡写,本质上甚至不是用词经济,而是情感隔绝的视角——一个故事谈三遍,依然在情绪上极为抗拒。读书一起只不过不难过,以后想要一起,应当不会有点难过。《猴子·罗汉池》读后感(三):开裂的纹路,遍及整面白墙我是再行读者的《猴子·罗汉池》,精彩其文字,然后再行迫不及待地读者他的《孤独的游戏》,按照文学创作顺序,只不过我应当反过来读者,《孤独的游戏》中的文字还充满著了目之所及的哀伤以及各种自卑和自我反感,面临世界的不幸福,他不适应环境、他伤痛,但是他还能绝望,在文字里一个个地水落石出自己,并企图通过代入来丑化自己去点缀世界的可笑与寂寞。

亚博App手机版

而到了《猴子·罗汉池》里,文字更为忍耐而脆弱,他有一种整洁从头至尾之后,呼之欲出的一种孤独。看他的文字就如同找到他车站在一面工整洁白砖线规整的墙朝你微笑,你实在他那么的保守有缘,但是当你缩放他身后从头至尾那部分的字里行间,都是各种开裂的纹路,遍及整面白墙,救回无以救回的孤独感在伺机而动,摇摇欲坠。特别是在是第二篇《罗汉池》,你能感觉袁哲生搭建的这篇寓言一般的舞台剧里,作者自我回溯一场隔天道出的伤感剧目,升斗小民的悲欢离合的那份命运,他自知无力水落石出,所以把自己的所有薄弱都衰退入自己的壳,阴沉且积痛,饮于他白描的那部分童年片段中情绪的图形、氛围的蔓延到,那是一种很圆润的而非常丰富的伤痛特质,寂寞和孤独只是一种刻画,更好的是一种看穿后的自我冷落,不值当和不有一点。

《猴子·罗汉池》读后感(四):唯有明月与清风很无意间的机会,一口气读过了这两个系列的小说。淡淡的,浅浅的悲伤。我总期望自己说道点什么,但我又实在自己知道如何来传达这种感觉。

是感觉吧?我想问自己,若遇上这样一个女孩,我会如何?假装摔倒么?假装活在梦里么?去看那不尽的月,或者一夜的木鱼声声么…我不告诉。我想问自己,那根火柴,我会朝向哪里,我无法想象,但我更加想要告诉,那个女孩到底是怎样的表情。我想要跪在师傅面前祈祷,我想要做到一个确实回头的人,一个不只是湿淋淋的猴子。

我不愿树根下面对空洞的眼神流泪,想思念,或者大大地分离出来…我只是悲伤,淡淡地、浅浅地。为那一个罗汉地,十七尊罗汉和五个醉汉的身影;为窄窄的雨巷,对着开着的两户人家的孩子的心。我总实在自己不会持久地忘记这两个地方,好像那是自己生活过的。

亚博手机版

只是,过于残暴了,过于忍耐了,过于悲伤了。可是,生活呀,这也就是生活。即使要高雅,也必须做到一只刺猬。

没有人告诉小月娘到底在想要什么,或许我总有一天无法告诉。所以,我知道想,也惧怕看到那个人的脸,她的表情。是不是早已丧失了表情…像泉一样… 可我惧怕更加多,惧怕麻木,惧怕蜷缩的自己。

我明白,自己原只是故事里的那个人,仍然都是,仍然都是。我只是,把自己悄悄放置在了这里,对着天花板的台灯,静静地,静静地看著这一切。

若你并未消逝,我一定要去找个机会只想去理解你。你的文字,让我看到了我自己。心理障碍了我自己,游走于我自己。谢谢你…愿为天堂幸福。

《猴子·罗汉池》读后感(五):初读袁哲生袁哲生的《猴子|罗汉池》归属于后浪华语文学丛书中的一本,我是在读过了黄锦树的《雨》之后想要才成功一就让丛书系列,为什么中选了《猴子|罗汉池》?因为图书概述讲解该书是一本中篇小说合辑,刚好,我也想读一些中篇,故而网上下单买了一本。《猴子|罗汉池》包括了两个中篇:《猴子》和《罗汉池》,猴子则由《雨》和《猴子》构成,《罗汉池》则包括了《月娘》《罗汉池》和《贵妃观音》三小篇,粗略显然,每个小篇都可以沦为一个短篇,《猴子》(小篇)接续了《雨》的故事情节,接着描写了吕秋美投奔之后的故事,但故事情节中又有《雨》的踪迹;《月娘》和《罗汉池》看起来彼此独立国家,严苛按照时间故事情节,发展到小月娘娶林大手、如因法师醉倒在罗汉池旁戛然而止,而到了《贵妃观音》中,作者从头开始故事情节,对前两篇兼容并蓄,而在前两篇之外,我们更好的看见了人物的内心情感,在故事发展到小月娘娶林大手时,作者荡开一笔,接着回到了小说的尾声,童年的许诺成真为,小月娘借钱、建兴仔出有技艺,一座惊诧众人的贵妃观音启用,安放了如因法师的大悲寺中。作者袁哲生很不会扬长避短,白描和反复的读音本更容易导致空乏、繁琐的效果,但在作者的笔下,这种读音却沦为了最更有人的部分,雨声离别,月娘皎洁,每天如此,那个摔在铝皮水桶上向外张望的男孩,那个在月娘升至上夜空之后梳妆打扮外出工作的月娘,都沦为了读者心中最细致动人的一角。

如果把每个小篇当成独立国家的短篇小说来读,只不过是可以的,但其文学价值却不会大打折扣,《雨》和《猴子》构成了《猴子》,《月娘》《罗汉池》和《贵妃观音》沦为了《罗汉池》,在一种循环往复中,这两个动人的中篇小说将不会沦为一种不朽。在袁哲生的文学创作中,可以看见萧红和汪曾祺的影子,但是他的小说没不受这些作家风格的束缚,他走进了一条自己的路。更佳的路。

:亚博App手机版。

本文来源:亚博App下载-www.ureaclean.com